北庄新闻网

首页 教育 她们“捧着一颗心来”

她们“捧着一颗心来”

发表于 2019-9-12 08:23
[摘要] 两个多月下来,她终于得到了孩子们的一点反馈,这让她有了一点成就感。她想“为这个群体做点什么,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她按照学生的不同能力划分教研组,负责教学资源建设和规划实施以及学生能力发展跟踪,还根

广州康纳学校

黄李颖

合适的道路

对许多人来说,自闭症儿童是生活在地球上其他地方的一个群体,因为他们很难见面,所以他们无法猜测他们长什么样。即使有机会在一起,也没有有效的沟通,更不用说在彼此的生活空间中有任何交集。

广州有一所特殊学校,由旧厂房改造而来,为自闭症儿童、家庭和员工提供早期干预、家长教育、义务教育、职前教育等服务。几天前,我们走进了这所特殊的学校,听了老师们的特殊故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秦松记者杨Xi和陈梅丹

2004年,当自闭症不为人所知时,广州市残疾人联合会开始关注自闭症群体,自觉观察该群体的现状和需求,收集自闭症相关知识,思考帮助的方式和发展方向。2005年,广州市儿童孤独症康复研究中心(广州康纳学校的前身)作为市残疾人康复中心的试点项目,在远离喧嚣的白云区太和镇龙兴中路一所租来的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学校开始了自己的旅程。从那时起,康纳斯夫妇开始为自闭症儿童争取更有尊严的生活。

2008年,出于父母的强烈需求,广州康纳学校(广州市儿童孤独症康复研究中心)成为中国第一所专门针对16岁以下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的公立全日制特殊教育学校和研究机构。义务教育从2009年开始招生。到目前为止,共有42名九年级毕业生离开康纳进入下一阶段的学习。

康纳学校主要为自闭症儿童、家庭和员工提供早期干预、父母教育、义务教育、职前教育、康复治疗、父母支持、融合支持、社会工作服务、专业培训、科学研究等服务。在康纳学习的每个学生都从老师那里得到了全面和专业的帮助。这里的128名教师平均年龄为32岁,平均入学年龄超过6岁,他们几乎都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献给了这些孩子,把最辉煌的岁月献给了自闭症儿童的康复和教育行业。

现在,经过14年的实践和探索,广州康纳学校已经从一个只有11名学生的实验项目发展成为一所覆盖学前、小学和初中阶段的义务教育特殊学校和研究机构。目前,学校有将近200名学生。它是国内外著名的自闭症康复教育学校。

阅读大量相关书籍,学会倾听并给出正确的反馈。

2005年8月,23岁的黄李颖满怀对新工作和自我完善的希望进入广州儿童孤独症康复研究中心。她成为康纳的第一个雇员,并在这里呆了10多年。

如何与自闭症儿童相处?我如何帮助他们改善症状?在工作的第一个月,黄李颖和其他14名员工最重要的工作是阅读大量关于自闭症儿童康复和教育的书籍,了解自闭症和各种干预方法,然后讨论、参加小测验和总结,以便迅速开始。

每一个自闭症儿童都有不同的特点,如不能坐以待毙,有更多的自我刺激,行为僵硬,目光呆滞,社交能力弱等。老师在课堂上问自己并回答问题。起初,黄李颖的眼镜被学生打碎了几次,她的手经常被学生抓伤。她每天晚上加班制作教学工具,继续阅读和学习,希望用她的教学热情感染孩子们。两个多月后,她终于从孩子们那里得到了一些反馈,这给了她一点成就感。

渐渐地,黄李颖学会了听孩子们的话并给出正确的反馈。知道找出他们刻板重复行为背后的真正原因,并采取科学的干预措施纠正一些行为;知道如何安排合理的课程来提高他们适应生活的能力。这些感人的片段是支持她继续前进而不放弃的重要原因。

形成独特的教学方法致力于自闭症儿童的综合教育

光有爱不足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自闭症教师。黄李颖从一开始就知道,要在专业道路上走得更远,还需要专业知识的支持。十多年来,她的教学一直以学生为中心。根据不同学生的特点,她采用了不同的教学方法,并在实践中不断改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教学方法。

2016年前后,黄李颖为自闭症儿童提出了一种新的“区域活动”教学模式,试图在教学区设置不同的区域游戏活动。儿童可以自由选择游戏区域,以满足不同的兴趣和需求,并通过该区域的材料、环境和同伴的充分互动获得学习和发展。这一举措解决了自闭症儿童在教学过程中等待时间过长的问题,始终保持了他们的稳定,为他们的独立发展提供了条件,取得了良好的教学效果。

近年来,黄李颖更加重视自闭症儿童的综合教育。起初,一些幼儿园拒绝让他们进入班级观察。他们只能用情感和理智说服对方接受他们。最后,他们有机会进入课堂进行观察,抓住机会总结学生在整合课堂上的表现,与班主任和匹配的班主任进行详细深入的沟通,进而给出有效的整合策略。在黄李颖团队的支持下,33名学生成功融入幼儿园学习。

高中教师8年

自闭症儿童的“跨境”教师

卢宜欣认为,虽然从“跨境”高中教师到一年级自闭症儿童教师有了飞跃,“都是在教学领域,但教学对象发生了变化,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十年来,她一直在实施这一挑战,并将继续这样做。在过去的十年里,她已经成为广州康纳学校的第一位高级教师,广州的优秀教师,粤南的优秀教师。

2009年,艺鹭被转到康纳学校。在此之前,她有8年在普通高中担任语言教师的经验,没有与自闭症儿童接触过。她想“为这个群体做点什么,看看她能走多远。”当她第一次进入教室时,她发现学生们在五分钟的课后还没有坐下。看到学生不停地自言自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到他们旋转和握手...无视他们的存在。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更接近这些“明星儿童”,她学到了很多自闭症领域的专业知识,并在学校的推荐下参加了各类自闭症专业培训。此外,她经常去其他班级上课和练习训练。慢慢地,她进入了自闭症儿童的世界,成为了她班上所有学生的好朋友,陪伴他们从一年级到九年级。

当时,艺鹭是第一个负责教学部门的人。除了负责课堂教学,他还参与了学校教学部门的建立和发展。她根据学生的不同能力划分教学和研究小组,负责教学资源的建设和规划以及学生能力发展的跟踪,还根据自闭症儿童的核心障碍成立干预技术小组,为在校学生提供更详细的服务。

有意识地激发学生的潜能

自闭症患者职业教育探索

每个自闭症儿童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很少表现出相同的适应症状。在过去的十年中,这条道路适合于发现问题、深入调查原因、建立个案、讨论和建立行为干预策略、纠正行为和跟踪个案。

艺鹭有一个学生周,他在14岁时表现出明显的攻击倾向。她观察了周一段时间的行为,并结合他的生理状况、近期爱好、家庭成员关系、同伴关系、师生关系等,深入分析了他行为的原因。基于以上分析,她为周制定了一个行为干预计划——通过教授正确的社交和沟通技巧、改善亲子关系、家校沟通、调整家庭生活方式、培养他的情感意识等,分阶段改善他的行为问题。经过10个月的案件援助,周的攻击和妨害行为得到了显著改善。

自闭症儿童的能力发展也表现出差异和不平衡。因此,这条路适合有意识地挖掘学生的优秀能力,激发他们的潜能,希望能使他们获得技能,在社会中独立。

2018年6月,艺鹭班有10名学生从九年级毕业,其中7人进入职业高中继续学业,3人进入特殊学校。从康纳毕业后,在一起十年的学生,艺鹭作为资源教师和导游,跟随几个学生的脚步,步入职业学校的能量训练班,开始了对自闭症患者职业教育的探索。

在职业高中的一年里,她参与了职业高中班级的开发和建设,与职业高中的教学负责人和相关教师一起研究和探讨了自闭症职业高中班级的课程开发,为3名自闭症学生融入职业高中生活和教学提供了支持。在此期间,她积极缓解学生的情绪和行为问题,并在教学前加强与教师的沟通,使学生和教师能够有效、愉快地沟通。

回忆这段时间,陆毅感慨道:“职业学校的领导和教师非常支持和配合自闭症职业班的建立和运作,也非常友好和关心学生。康纳的三个学生适应得很好,我相信他们会继续成长。”

黄李颖:

“我喜欢和自闭症儿童相处。他们有一颗纯洁的心和坚持不懈的行动。他们通常是我的榜样。在与那些无辜的孩子交流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他们的纯真,感受到了他们最纯洁、最真诚的爱。这是我一生中的职业。”

合适的道路:

「我会继续为自闭症青少年探索职业教育、潜在发展及职前培训的方向,并会更努力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士。」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开户网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2元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