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庄新闻网

首页 综合 山西省实施退耕还林工程20周年

山西省实施退耕还林工程20周年

发表于 2019-9-12 08:23
[摘要] 当地媒体报道称,这得益于全省持续开展的退耕还林、植树造林等重大生态保护和修复工程建设,特别是退耕还林工程为山西森林覆盖率持续增长作出了突出贡献。国家统计局山西调查总队、山西省林业和草原局调查监测显示,

根据中国气象局发布的《2017年国家生态气象公报》,从2000年到2017年,全国31个省(区、市)的植被生态质量呈现改善趋势,山西处于领先地位。据当地媒体报道,这是由于退耕还林、植树造林等重大生态保护和恢复工程的不断建设,特别是退耕还林工程,为山西森林覆盖率的持续增长做出了突出贡献。

退耕还林工程被誉为生态工程、民生工程和道德政治工程。它不仅为重写山西水土流失严重、沙尘暴频繁的历史书写了大量的书,而且开辟了山西山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思路,如根治根源、增加周边绿化、富民工业、提高林业效益。它改善了山西土地的生态功能,呈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林业蓬勃发展的可喜景象。

根据国家统计局山西调查组和山西省林草局的调查监测,截至2018年,山西共完成退耕还林2730.3万亩,涉及全省所有地级市和95%的县(市、区),受益家庭153万户,受益人口547万人。在前一轮退耕还林中,退耕户人均纯收入从2000年的1905.61元增加到2014年的6746.87元,高于全省农村平均水平。新一轮退耕还林与扶贫密切相关。退耕还林任务在10个贫困县全部完成。58个贫困县共安排退耕还林345.4万亩,占全省总任务的92.5%。所有贫困家庭都获得了4000元以上的退耕还林补贴。

山西省林牧局局长张云龙表示,太行山树木繁茂,吕梁山鲜花果实缤纷,汾河欢畅,天空蔚蓝清新,鸟兽欢呼,山西的孩子们喜气洋洋...这是建设绿色山西的美好蓝图,也是山西加快转型升级的基本背景。

退耕还林与山西绿色染色

思想打破了僵局

树立生态文明新概念

山西的长在于煤,山西的短在于水,煤和水与森林密切相关。山西是资源型经济省,煤炭资源独特,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随着煤炭的长期、大规模、超集约化开采,加上干旱少雨的气候特点,全省生态环境长期处于积累状态。汾河,山西人的母亲河,曾经被切断。

生态脆弱性是导致贫困的一个重要因素。吕梁革命老区是全国十四个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之一。吕梁市13个县(市、区)中有6个被国家认定为贫困县,4个省被认定为贫困县。它是山西省贫困面积最大、贫困人口最多、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地级市,是全省脱贫的主战场。

山西省委、省政府坚持把生态建设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积极贯彻国家政策。世纪之交,他们踏上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征程。汾河源头及其两侧、湖泊水库周边等生态重要区域,水土流失严重的陡坡耕地和沙化严重的耕地将被改造成森林,植被将得到恢复。

只有在思想上打破僵局,我们才能在行动上突破。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以来,山西省历届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视并不断推进。围绕“生态美、共同富裕”的目标,不断创新造林绿化机制,拓宽林业领域的就业和增收空间,通过多种渠道增加贫困农民的涉林收入。

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启动时,山西省委书记罗慧宁明确要求“加大退耕还林步伐”,各地“充分利用退耕还林政策,全面释放生态扶贫的改革效果”。

当山西省省长娄杨胜得知忻州市静乐县城庄村农民的主要收入来自退耕还林时,他督促当地干部善用政策,搞好政策组合,发挥政策的鼓励和引导作用。

20年来,退耕还林2730.3万亩,受益农民153万人,受益人口547万人...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些数字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祖先依靠天气获取食物的农民来说,这是一个共同见证和参与的时期。这些数据反映了山西省委、省政府对资源型经济省份转型发展的深刻思考,全省人民生态文明理念的升华,无数个人命运的巨大变化,绿色山西发展进步的壮丽史诗,山西走向世界活力的魅力源泉。

盛夏时节,在山西行走时,无论是“依仗天气吃得多、种得广、收获少”的静乐县,还是“多山少雨”的闻喜县,都有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干果林基地建在山上,美丽的家园立在水边,村民们正以巨大的力量、充满信心地走向脱贫致富之路。

闻喜县属于运城市,丘陵、台地和山地占全县总土地面积的近80%。桐城市波德村64岁的村民柴国源哀叹老百姓害怕贫穷。幸运的是,杜仲是退耕还林后种植的。否则,今年的干旱导致每亩小麦不到100公斤,这不仅耗费了一年的工作,还耗费了绿色的水和山。

荒山已经变成了花海。

景观镶嵌

重塑三金新生态格局

时间是忠实的见证人和伟大的作家。从过去的“十山九秃,洪水泛滥”,到今天的“我们看着环绕你们村庄的绿树和外围群山的淡蓝色”,退耕还林工程完成了山西省退耕还林历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建立了山西省生态框架,建立了网、带、斑块、点相结合的防护林体系。全省森林覆盖率从项目初期的13.29%提高到20.50%,森林面积从3094.5万亩提高到4816.35万亩。

2018年,国家林业局验收结果显示,山西两轮退耕还林工程的面积保存率、备案率和管护率均达到100%。其中,前一轮项目森林形成率达到96.4%,年涵养水源13.67亿立方米,固碳181.79万吨,释氧419.5万吨,固尘2131.1万吨,土壤稳定2517万吨,减少地表土壤风蚀878.6万吨。

山西省气象部门的监测再次证明了退耕还林的显著效果:从2001年到2017年,全省年降水量达到496毫米,比年平均降水量多28毫米。地下水位持续上升,一些水源每年上升2米以上。与2000年至2018年的平均水平相比,2018年山西的植被生态增加了8%,为2000年以来的最大值。

山西省林草局副局长黄小兽表示,良好的生态是提高全省人民生态意识的生动实践,是山西转型升级的全新起点。

7月31日,站在汾河上游静乐县e镇的金山上,景色翠绿、干燥、笔直,绿荫如盖,汾河如丝带般在青山之间流淌。

静乐县林业局局长张玉堂表示,静乐的生态建设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对汾河流域的生态环境有很大影响。结合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全县通过汾河流经的山系和沟壑的全沟治理,提高了生态承载力,保护了汾河生态安全,绿化了黄金山区10030亩。此外,风神山也是静乐县退耕还林工程的名片,共退耕还林5.9万亩,项目区林草覆盖率达92%。目前,全县水土流失面积已从项目初期的135万亩减少到52万亩,年降雨量从430毫米左右增加到480毫米左右。

闻喜县退耕还林工程创造的绿色里程同样令人震惊。从郭家庄镇陈家庄村的有利位置看,58座磨盘岭山都被绿荫覆盖。县林业局局长张俊卿表示,3688座莫潘岭山脉点缀着2600条纵横交错的沟壑。退耕还林工程初期,全县只有15万亩林地,森林覆盖率不到10%,水土流失严重。今天,全县重点退耕还林,营造生态林17万亩,森林覆盖率提高近10个百分点,有效遏制水土流失,改善生态环境。

山西省绿化局局长张文栋表示,该项目显著改善了生态脆弱地区、重要水源和山西省走廊两侧重要地点的生态条件。它解决了“生态不佳,没有人留在环境中,没有儿孙回家,老人悲伤”的困境。它开启了广大农民对未来的想象,宣告了三晋儿女正在建设一个生态文明的感谢先生。

森林水果的大丰收

森林的果实很香。

拓展绿色,丰富人民新产业

碧水青山是金山和银山。山西通过两轮退耕还林雄辩地证明,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

在前一轮退耕还林工程中,山西针对山区农村生产生活条件差的现状,在种植生态林的同时,推进了核桃、红枣、杏仁、柿子、花椒五个干果经济林基地的建设,探索了一条适合黄土高原生态脆弱地区和贫困落后地区的绿色发展道路。

在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中,山西不断丰富树种内涵,扩大退耕还林范围,建设沙棘、杜仲、连翘、文冠果等特色经济林基地。作为主要特征,又一次拓宽了广大农民增收致富的途径。

张云龙表示,干果经济林和特色经济林的叠加,带来了山地果园和基地林业产业发展的新趋势。可以说春天是花园,秋天是果园。从远处望去,人们可以看到花冠,然后去山里的花海。

山区是花冠的主要位置。通过丰富退耕还林树种,提高阔叶树造林比例,形成了阔叶树为基础、针叶树为点缀的山区生态管理模式。丘陵是花海的主要阵地,现已形成黄河和汾河沿岸的红枣基地、晋北和晋西北的杏树基地,以及安泽连翘、闻喜杜仲、兰县沙棘等一批特色经济林基地。

兰县位于吕梁山区,属于吕梁市。它以开发沙棘而闻名。2018年9月20日,出席在山西召开的第八届国际沙棘协会大会的外宾高度赞扬了兰县发展沙棘产业、建设绿水青山、帮助扶贫的实践。

兰县副县长刘赵四表示,兰县依托退耕还林工程,探索了林业资产收益模式,实现了三权分立,振兴了集体资产和资源,实现了公司、村集体和群众共赢的目标。2018年,全县又退耕还林6万亩,全部种植沙棘。同时,新建40个全光照雾化育苗温室,年产沙棘苗木400万株。目前,全县共有沙棘林30万亩。

8月1日,另一家炙手可热的扶贫造林合作社董事长郭茂林在兰县王石乡蛤蟆村沙棘基地计算了一个账户:更不用说进入丰收期后农民年收入的6%,就工作而言,一亩沙棘比一亩农田需要7个以上的工作。按日工资80元计算,企业额外支付的560元是农民增加的收入。

闻喜县杜仲产业的发展趋势也让农民充满信心。2018年,闻喜县引进湖南1999年满城杜仲产业集团,将3万亩农田转为林地和废弃地,发展杜仲产业,吸收了周围400-500人的劳动力。73岁的程新才是郭家庄镇刘家坡村的村民,他在自家门前的杜仲基地工作。他负责除草、浇水等简单的工作,每天支付50元。他的制作团队负责人,50岁的欧弟胡头湖村村民杨江龙说:“年轻人都在外面工作,他们五六十岁都是强壮的劳动者。”杨江龙月薪4800元。

小康不是小康,关键在于村民。黄小兽介绍说,退耕还林工程的实施也调整了山西农村的产业结构,解放了农村劳动力,拓宽了农民致富的途径。据统计,项目区劳务输出人员总数达到115.5万人,培育退耕还林龙头企业185家,建立退耕还林市场配送中心144个,为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创造了有利条件。

模式创新

增加绿色和收入的新途径

细雨过后,静乐县冯润镇鲁青村被绿荫包围,非常安静自然。山西大学鲁青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王全财表示,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以来,村里协调了山、水、林、田、路村的综合治理,促进了精准扶贫,实现了多种生产的整合。目前,该村已具备生态旅游条件,并已建成16个洞穴接待游客。

青鹿沟共8个村,鲁青村是青鹿沟全沟管理的一个节点。静乐县副县长李树辉将“静乐法”概括为“静乐法”,具体模式为:“五个结合”:坚持退耕还林与荒山造林相结合,注重持续造林和大规模造林,取得长远成就,实现精神与精品的有机统一;坚持生态林与经济林建设相结合,实现生态与生计的有机统一;坚持科学造林技术与精细化管理保护措施相结合,实现造林与管理保护的有机统一;坚持生态建设与农村振兴相结合,农村振兴,生态第一,实现生态美与人民富裕机遇的统一;坚持林业项目与造林专业合作社相结合,扶贫开发,实现绿色增收的有机统一。

在千里之外的临汾市大宁县,“购买”造林和生态扶贫的经验在今年4月被成功选为第二个中国优秀扶贫案例,这也是山西省选择的唯一案例。大宁县委书记王金龙表示,“购买”植树造林在消除贫困和生态建设之间架起了桥梁和纽带,赋予了穷人参与生态建设的权利和自由,开辟了社会资金进入生态建设的渠道,改变了政府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的做法,根除了腐败的滋生地,巩固了党和人民的心。2016年,大宁县新达扶贫重点造林合作社13户贫困户造林22天,造林138亩,成活率90%以上,人均收入2800元。

吕梁市石楼县开创了生态扶贫“分支”新模式,为贫困家庭增收致富打开了大门。“支部”是指造林合作社必须由全县的村党支部、一个村、一个社区领导和经营。所有行政村实现绿化合作社的全覆盖,所有合作社由村党支部领导和管理。这极大地促进了贫困家庭参与林业建设的积极性。目前,全县已成立137个造林合作社,涉及农民11,500人,其中贫困农民9,900多人。退耕还林实施后,造林补贴和劳务收入超过1万元。

植树造林、退耕还林补偿、就业管理和保护、提高质量和效益的经济林、富民增收的林业也被称为山西林业扶贫“五大工程”。“全沟管理”、“采购造林”和“分支”是衍生模型。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访问山西期间,充分肯定了地方政府共同实施“五大工程”的理念和实践,特别是成立造林合作社帮助贫困人口脱贫。

张云龙感慨地说,他留下的是耕地,留下的是林地,渗透的是科技,改善的是生态,满意的是民生。可以说,生态扶贫是山区人民走向小康生活的好方法。同时,林分结构得到显著调整,树种多样性、生物多样性和景观多样性得到充分体现。

繁荣的文化

引领农村文明新风尚

生态美、人民财富和文化已经成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新追求。4月29日,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山西花园熠熠生辉,特别是临汾市安泽县荀子文化公园为基础的“生态文化广场”景观区,吸引了众多家庭驻足。

荀子是战国时期赵国的后裔,现在是安泽人。近年来,安泽依托退耕还林工程,在县城东部山区修建了荀子文化公园。目的是通过展示乔、灌、草相结合的森林生态景观和荀子的生态文化思想,提高人们的生态意识,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山西。张云龙表示,安泽荀子文化园的卓越之处不仅使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山西园光彩夺目,也成为展示山西美丽形象、帮助山西走向世界的文化象征。

生态文化思想只是山西文化长河中的一朵浪花。2月25日,楼杨胜在外交部山西全球推广会上介绍了山西的文明进程:“山西的领土就像一片充满文明密码的树叶,承载着5000年来中华文明最完整的印记。”

为了将生态文明与中华文明融为一体,完美体现右玉精神、太行精神、吕梁精神等优秀民族精神,山西各地在实施退耕还林工程中积极挖掘地方传统文化的价值。郊区、村外和山野已建成数百个公园,成为解读生态文明的重要载体,丰富了生态文化的内涵,体现了人与自然的高度和谐,为森林城市和森林村庄的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忻州林业局林业站主任王刚说,全市14个县都在退耕还林的基础上建立了城郊森林公园。例如静乐县汾河百里花道景观带、宁武县南山公园、科兰县三山公园、樊氏北山公园,因其便利的地理位置、优美的森林景观、丰富的生态文化和完善的娱乐设施,都成为县域居民走进自然、感受自然、休闲娱乐的重要场所,大大提高了群众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另一个例子是阳城县北流镇黄城村,这里是山西著名的旅游胜地黄城香府。为了创造宜居健康的“皇城祥福健康”新概念,皇城村及其周边村庄依托退耕还林工程,绿化1000多亩,绘制绿色、村中绿色、景观绿色的新农村画面。

元曲县高罗翔惠玲村也是舜的故乡。依托退耕还林工程,结合顺帝的故事,顺乡桃花源景区已经建成。阳春的每一个三月,桃花都会在风景区绽放,风景迷人。利用乡村旅游、餐饮小吃、农副产品、手工艺品等都成为当地农民收入的新增长点,从而促进了农村社会文明的提高。

运城市林业局副局长毛星辉坦言,随着经济收入的增加,每个人都把重点放在增加收入和致富上。父母之间的纠纷越来越少了。生态扶贫、文化道德建设的案例越来越多。自然,农村文明的新氛围越来越浓。

幸福的土地

美丽乡村的新生活描写

当农村可以看到山、水和乡愁时,农村复兴的步伐趋于稳定。用张云龙的话说,在山西可以“走进农村,住在花园里”。他介绍说,自2006年以来,山西依靠退耕还林工程建设了1万多个生态良好、环境优美的村庄。全省各地把退耕还林、村庄绿化美化和新农村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建设了一批家园、农村、生态、生活、宜居、工业优美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来自静乐县冯润镇鲁青村的55岁村民卢顺天用一句更流行的话介绍了村民心中幸福家园的新常态:农民过去常去城市,但现在市民想去农村。农村城市是一样的,农村地区比城市更强大。随着清路沟的建成和农村生态旅游的兴起,路顺天也想在自己家里提供农家娱乐,这样来村里参观的城市居民就可以品尝农家美食,提高收入。

临汾市永和县格迪乡郑东村的速度比鲁青村快。目前,村民们已经享受到了家乡美丽的旅游大餐。郑东村是毛泽东居住的地方之一,也是吕梁山最贫穷的地方之一。近年来,该村将退耕还林与改善农村生活环境相结合,园林与花卉相结合,建成了400多亩苹果品质提升和效益示范园,呈现出“村外果园、村中花园、园中生活、园中工作”的美丽画面。村民的幸福指数不断提高。

与此不同,还有一些幸福家园也叫“移民新村”。山西为解决贫困山区“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

2元彩票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山西快乐十分